月度归档:2013年03月

无法企及的光

城市的灯火下,一首寂寞的错错错,把拥挤的世界变成只听得见自己,那么空旷,欲又真切得针针见血。

我幼稚的爱最终埋葬在了那个夏天,连候鸟都来不及送葬的的淡薄夕阳里。

所有悲伤的过程,都是为了第二次的重生。

有些人或许真的是一辈子都无法忘怀的把,即使在时间的印记里他们只留下短暂的背影,欲早已不知不觉刻在记忆的生命线上,

那是终其一生不变的寻觅或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