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把记忆留在老北街茶馆

北街,对于大武定来说都不陌生,这里除了小吃,还有一座老茶馆。这里的人和老城一起变老,那些老城的记忆,只能留在他们心底。

请把记忆留在老北街茶馆

请把记忆留在老北街茶馆

老茶馆面临老北街,依家舍而设,屋高有两层,土房木窗,白墙黛瓦,飞椽画栋,门面也简陋陈朴,旧时代的建筑风格清晰可见。门口时常围着一圈人下棋,“拱兵,跳马,出车,架炮,将军”,这些熟悉的声音不断从人群中传出。室内不宽但进深大,光线有点灰暗,许多东西看上去略显陈旧,土瓷茶具和几张木制桌凳,有的还有点残缺不全。屋内几个老人衔着烟锅咂巴着叶子烟在喝茶,也有的围一起打桥牌,有的手拍靠背木椅哼滇剧,有的漠视房顶,有的盯着门外……茶馆师傅对我讲,老大爷多是本地人,一早就来点茶,坐下就是一上午,中饭吃过,又朝茶馆走来,他们说,“一天不来喝,心就空捞捞的,不舒服”。下午他们聊天,打牌直到黑夜,才起身告辞。我看看墙壁,还挂着几副老画,在老茶馆里面,砌有一座烧水老灶,灶凿几孔,每孔烧蜂窝煤,燃得炽烈,火上放铁茶壶,壶内开水沸腾,茶盖跳动,正好被茶馆主人提起挨桌泡茶和续茶。

请把记忆留在老北街茶馆

无论岁月怎么变迁,茶馆多年来依旧是哪个样子,这里没有说书人,也没有戏曲表演,只有桥牌,象棋,和盖碗茶。年轻人也大多是不会来到这个地方,只要上了岁数的人才会聚在这里,下下象棋,聊聊过往。随着子女们渐渐的成家里立业,老人们已不用为生计操心,辛苦奔波了一辈子,无论年轻时多么风光、浑噩,都只能像失去的老城一样,成为心中的回忆。这里没有尔虞我诈,没有喧嚣繁华,有的只是几个为数不多的老朋友。喝上一口盖碗茶,抽几口老草烟, 等老朋友们到齐了,就一起打打桥牌,下下象棋,外面的繁荣昌盛已与他们无关。年轻时大家为了生活,东奔西走,结交了不少朋友,到了最后能陪自己打发时光的还剩几个?

请把记忆留在老北街茶馆

请把记忆留在老北街茶馆

这个小城有很多老人娱乐的地方,环境也比这里好的多,但他们还是杵着拐杖,一步步迈着蹒跚的脚步聚在这里,可能是因为这里还和他们一样老吧,也可能是他们想留住点什么吧?但也或许只是习惯了。当我们老了,还有多少人能陪自己消磨时光?年轻时候的朋友,还能剩下几个?

请把记忆留在老北街茶馆

茶馆的过道上走动着过往的行人,他们疲惫地走,嬉闹地走,开着粗俗玩笑地走,围拢方桌咂烟,沉默,或是聊聊家常。走着走着,有些人消失了脚印,又有人伛着背加入进来,尝试着生活的另一种茶味。

请把记忆留在老北街茶馆

我要了一杯盖碗茶,时光,无语,仿佛静止……呵呵,我等着所有人在夜深沉时的离去,望着满屋空空如也的木桌、木椅,我知道生活的场景到了最后都是人去楼空,唯有天色与黑夜存在,它们才是茶馆兴衰的见证者。

请把记忆留在老北街茶馆

我们终将老去,人、物、时空,倏忽间消失得无影无踪。这样想着,我的心似乎坦然,于是端起茶碗,提盖,吹开浮叶,撮嘴品茶……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